高原兵站的 “春天”

  手在墙壁上挥动,笔端勾画出皑皑雪峰。鲜艳五星红旗下,战士穿着星空迷彩的身影伫立风中。青山不语,见证军人的忠诚;白云缄默,目睹守防的艰辛。

  手握画笔的她,名叫熊梅兰,是一名中学美术老师,也是西藏军区某边防团古琴兵站站长熊泽超的妻子。她创作的壁画,是这位高原军嫂心中军人的样子,也给这座雪山深处的兵站带来了“春天”。

  又见“阳光”

  人群熙攘的西藏邦达机场候机大厅,熊泽超一眼就看到了穿着橘红色羽绒服、戴着棒球帽的熊梅兰。望着熊梅兰洋溢笑容的脸庞,熊泽超内心顷刻间洒满阳光。

  2019年初,熊泽超休假回家,两人第一次见面相约在重庆网红打卡地洪崖洞。“是你吗!”仿佛从人群中“变”出来,一个清秀高挑的姑娘,蹦蹦跳跳地出现在熊泽超面前,脸上的笑容一如倾泻在大地上的阳光。那一刻,熊泽超的世界被点亮了。2021年,两人举行了婚礼。

  第一次到高原探亲,山城妹子熊梅兰对于海拔4000多米的古琴兵站所知甚少。熊泽超特意做了“探亲计划”,他要带心上人欣赏雪山和蓝天,让这次探亲之旅成为一段甜蜜的回忆。

  接过妻子手中的行李,小行李箱似乎没有多重,大行李箱却沉得像装了石头。熊梅兰只有9天探亲假,除去路上耗费的2天时间,满打满算团聚的时间只剩一周,为何带这么重的行李?从机场返回兵站的汽车上,夫妻俩聊起未来几天的计划。熊梅兰扮着鬼脸狡黠一笑,她正在盘算一个“春天计划”。也正是这个计划,让她的行李箱有些超重。

  我笔绘我心

  费尽力气把大行李箱拖到家属房,熊泽超一头倒在沙发上。看着妻子兴奋地打开大箱子,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满满一行李箱的颜料。左手把调色板捂在胸口,右手拿着画笔在空中挥舞,熊梅兰笑着说:“我想给哨所留下一幅画,我笔绘我心,把春天留在兵站。”

  一句“把春天留在兵站”,打开了熊泽超记忆的闸门。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熊泽超驻守高原无法回家,两人只能通过电话联系,每次他都会给熊梅兰讲一些工作或战友的故事。一次巡逻爬上山顶,熊泽超被狂风吹得睁不开眼,但他身边的列兵王远航却面朝家乡的方向,脸上的泪水被风吹成一道冰痕。交谈后得知,原来小王的母亲重病住院,他却无法回家探望。这是第一次,熊泽超看到这位列兵流眼泪。他了解这个倔强小伙子的性格,沉默寡言的人,往往更加重情重义。熊泽超叮嘱未婚妻熊梅兰,“找机会安慰一下年轻的王远航”。

  过了几天,同一条巡逻路上,王远航一路小跑赶上走在队伍前面的熊泽超:“我母亲的病情好转了,请您替我向未来嫂子表示感谢,谢谢她寄来的画,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好运。”熊泽超这才得知,善解人意的熊梅兰给王远航的家人寄去一瓶亲手折叠的幸运星和一幅自创画,这幅画题名为《春天》。

  兵站春常在

  熊泽超所在的西藏军区某边防团位于藏东高原,战士们常年担负平均海拔4000多米、绵延数百公里边防线的守防任务。在不了解的人眼中,兵站没有春天。水是冰凉的,烈日是灼人的,风如刀割一般,氧气无比稀缺……当高原反应如潮水袭来,初上高原的熊梅兰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威力。“生活在这里,首先要耐得住寂寞。”熊梅兰想起丈夫说的话,难得来队一趟,她想给兵站、雪山,给爱人和战友们留下一份真情。

  “高原缺少什么,就应该送什么。”在某边防连当兵的表哥告诉熊梅兰,“边防战士心里最喜欢大海和春天。大海辽阔,就像战士的胸襟;喜欢春天,因为边防的春天是短暂的,但又生机勃勃、充满希望。”

  表哥鼓励熊梅兰把她送给王远航的那幅《春天》,画在兵站的墙壁上:“温暖一群人,也温暖高原四季”。

  在征得团领导允许后,连长将熊梅兰带到兵站营区一面背风的墙壁前。她拿出颜料,挥舞手中画笔,很快勾勒出了一幅底图。

  “每一份坚守都应该被铭记,每一位坚守的人都应该被岁月温柔以待。这幅画就是我心中军人的样子,也是我心中永恒的春天。”

  熊泽超没想到,妻子熊梅兰创作的“雪山壁画”竟然冲上了热搜。看到留言板上对边防战士的祝福和点赞,这个在高原兵站守防10多年的上士站长激动得热泪盈眶。

  即将服役期满的四级军士长陈健,叫来搭档黄跃一起到壁画前拍照留影。“嗖”的一声,陈健的妻子赖克荣的手机上,跳出丈夫发来的信息。丈夫和他身后的壁画,深深感动了赖克荣。

  “我的丈夫就是这个兵站的一名老兵,再过不久,他即将离开远方的家,回到我和孩子身边的这个家。他说他在画里,我说他在心中——他的样子就是军人的样子,连同这幅画永远在我心里。”这条留言在一天之内被反复置顶。

  凝聚了真情的壁画,像一封“情书”。在作画的人心中,画里的风景是爱人驻守的家,亦是他和战友们凝望的远方。在每一位边防战士心中,这幅画传递的是他们对祖国的忠诚和坚守,以及作为一个儿子、一位丈夫、一位父亲对于远方亲人的深情守望。

  (文/温 斌 惠雁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