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帮柴老找乐呵

  柴瑞轩,1931年5月出生于河北省东光县。1946年2月参军入伍,1948年1月入党。历经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淞沪战役等,被授予解放奖章,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一次。柴老现居住在安徽省安庆市军休所。

  看见柴老端着茶杯朝军休办公楼走来,工作人员赶紧打开书画室的门。“柴老您来啦,今天准备练几幅字?”工作人员小邵赶忙上前搀扶并问道。“今天心情特别好,练五幅。”柴老边走边笑着说。

  别看柴老今年90岁高龄,依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成天乐呵呵的。工作人员亲切地称他为“爱笑爷爷”。柴老爱看书读报,智能手机玩得也溜,在军休之家微信群里是活跃分子。每天早晨8点,微信群里准时发布党的好政策和今日时政要闻,不用说,这是“老柴mg电子游戏直播间”上线了。

  可就这么一个爱笑爱乐的老顽童,近来却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为这事,军休所全体工作人员没少操心。

  柴老的笑容哪去了

  柴老的老伴张瑞英与柴老同村,两人于1955年3月结婚。柴老这样形容自己的婚姻:“同声若鼓瑟,合韵似琴鸣,形影不离。”2020年1月,张瑞英咳嗽不止,最终确诊为肺癌晚期。柴老担心老伴承受不了,向她隐瞒病情,这个身经百战的老兵,只能在背地里偷偷掉泪。说好的生死相随,无奈却要分开,柴老夜不能寐、心如刀绞。

  在老伴面前,柴老还是那个乐呵呵的老头。每天傍晚,在夕阳映衬下,两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手牵手在军休所院子里散步。只是,柴老悄悄把老伴的手握得更紧了。

  去年5月19日,与柴老相伴整整65年的妻子因病离世,柴老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众人发觉,原来爱笑的柴老悲伤起来的时候,那模样,真叫人心酸。

  无尽的思念牵出孤独,柴瑞轩不笑了,不出门了,不爱说话了。儿子带他去北京过年,回到安庆女儿又天天陪着他,本以为时间能抚平创口,但整整一年过去了,依然不见柴老的笑容。

  全力以赴 为柴老找回笑容

  “老伴去世后,柴瑞轩老人心情一直不好,我们能否做点什么?”在军休所召开的全体会议上,工作人员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一年来,所里的工作人员也曾邀请柴瑞轩参加所里组织的文娱活动,可老人总不愿出席;也曾在逢年过节时为柴老送去慰问品,可放下东西简单寒暄几句后,很快发现柴老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头。

  毕竟,丧妻之痛刻骨铭心,张瑞英的去世,对老人打击太大。

  “我觉得首先对问题的认识要清晰。为柴老找乐呵,不是可有可无的邻里之间的关心,而是要当成军休所的一项重要工作。”安庆市军休所所长崔燕在全体会上说。

  今年5月,崔燕再次敲开了柴瑞轩小女儿家的门。

  面对“三顾茅庐”的崔燕,柴瑞轩老人坦露了心扉:“老伴走后,我很孤独……”

  “要不您老还是回所里去住吧,战友们都等着您呢!”

  崔所长话音未落,柴老便起身收拾东西,边走边说:“我们这些老同志,过惯了集体生活,我们学习在一起、开会在一起、话也能说到一起!”柴老稍作停顿,接着说,“一个单位就是一个家,将来,我要老在所里……”

  这一刻,崔所长意识到,像柴老一样的军休干部,已把余生,都托付给了军休所。

  “让军休干部安度晚年,我们任重而道远!”安庆军休所工作人员开始对全所24位军休干部进行上门走访,并将他们的需求一一记录下来。走访过程中,工作人员了解到,许多军休干部酷爱书画,军休所很快与市翰青书画院合作,成立军休书画苑,聘请市知名书画家来所授课,现场教学、专业指导。

  “军休书画苑让我重新捡起了自己的兴趣爱好,生活也日渐充实起来。”如今,柴瑞轩老人雷打不动白天来所里书画室练习书画。每当书画老师夸赞他水平进步,朋友圈书法作品收获满屏点赞时,那个爱说爱笑的柴老又回来了。

  “爱笑爷爷”“爱笑奶奶”回来了

  门球场、象棋室、健身活动中心也紧随其后建立起来。军休干部们笑称,军休所的配套设施快赶上一所大学了。

  不仅如此,军休所还开办军休食堂和理发室,为军休干部生活找便利;进行家庭适老化改造,改善军休干部生活质量,为军休干部的安全找保障;积极引入中医保健、特色医养,为他们身体健康上保险;开展口述历史活动,传承红色精神,为军休干部找作为。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在全体工作人员的努力下,安庆军休所里像柴瑞轩一样的“爱笑爷爷”和“爱笑奶奶”越来越多。

  当下,安庆市军休所正积极筹备开设心理咨询室,为军休干部提供心理咨询、辅导等新mg电子游戏。正如崔所长所说,在新mg电子游戏实践中找寻答案,让广大军休干部满意,这是军休新mg电子游戏的根本所在。


(文/海燕 石磊 李忠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