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休所里的秘密

  “我的目标是资助500个学生,我今年91了,离目标还差一些,看来要加快脚步!”“全国模范退役军人”胡瑞芝笑着说。

  对社会是慈善人,对自己是“葛朗台”

  今年6月30日,宁波市军休二中心高塘休养所工作人员在胡瑞芝家门口遇见正打算出门的老人。“你们来的正好!党费交给你们,我放心!” 胡瑞芝笑着说。

  为庆祝建党百年,“七一”前夕,胡瑞芝将1万元特殊党费交到市军休二中心党总支,并请党总支转交上级党组织。对胡瑞芝而言,这笔特殊党费只是她人生中一项善举,反哺社会、无私捐助贫困儿童才是她毕生为之奉献的事业。

  1992年,通过浙江省青少年基金会和省关工委,胡瑞芝开始资助5个浙江丽水的孩子,此后30年,她与老伴先后资助了300多名来自全国各贫困地区的孩子,资助金额高达260余万元。

  助学捐款一笔笔毫不迟疑,特殊党费1万元说交就交,但在生活中,胡瑞芝一直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2017年,胡瑞芝和老伴从住了几十年的旧房搬到新建的140平方米部队经济适用房中。这得花多少钱装修?

  “原则是能省则省。地板也没铺,连空调也舍不得装!”面对记者,胡瑞芝之子黄志强无奈地摇摇头。直到2017年夏,因为天气炎热老人的皮肤出现过敏反应,在医护人员的反复劝说下,胡瑞芝勉为其难地给新居装上了空调。

  孩子们戏称胡瑞芝是当代“葛朗台”,当然,这个称呼,只适用于她对自己。

  神秘人“心愿”

  23年来,他以“心愿”的名字匿名捐款,始终不愿透露真实姓名。

  20多年来,哪里需要捐助,哪里就有“心愿”的身影。到现在,“心愿”累计为贫困地区和福利院儿童捐款超过50万元。

  随着银行捐款流程逐步完善,捐款者必须出示身份证明,宁波恩美福利院才知道“心愿”的真名叫方大苗。

  方大苗,宁波市军休二中心军休干部。他的“慈善之路”源于一次机缘巧合。2001年,报纸上一篇“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的孩子因贫困读不起书”的mg电子游戏,开启了方大苗长达8年的助学之路。那时尽管收入不高,他却尽己所能给景宁的贫困户捐款,每次 200到400元,一直坚持到2008年。

  2008年,方大苗从宁波市民政局了解到,宁波恩美福利院有许多需要救助的孤儿。他开始向福利院汇款,13年来从未间断。

  一直以来,福利院的孩子们都知道有一位叫“心愿”的好心人在帮助他们,却始终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去年5月底,老人来电说,因为身体原因,当年的捐款要晚一些,当时我们没在意。”宁波恩美福利院负责人回忆。直到9月底,福利院老院长去看望老人,才得知年初老人出了严重车祸,腿部多处骨折,脑部严重撞伤,昏迷了4个多月,直到5月才恢复意识。

  “老人恢复意识后的第二天,就给福利院打来电话;而老人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福利院汇来2万元爱心款。”恩美福利院负责人接着说,“都怪我们太不敏感,现在想来,12年来,老人的捐款一次都没有推迟过。”

  把钱留给最需要的人

  宁波市军休二中心邵经扬老人,宁波象山县人,1954年入党,至今已有67年党龄。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他毅然决然参军入伍,赴朝作战。5年多的日子里他屡立功绩。

  “明天是党的100岁生日,也是我入党的第67个年头,我想送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给党组织,为党的伟大事业贡献一份绵薄之力”。2021年6月30日,邵经扬同志把1万元特殊党费郑重交到宁波市军休二中心徐戎休养所党小组,并当场挥笔写了一首小诗《红心永向党》,表达老党员的一片心意。

  做出同样选择的还有范存德老人。受军休干部影响,军休二中心徐戎休养所工作人员谢鲁定同志也在党的百年华诞之际交上1000元特殊党费。

  “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真正理解那一代人,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他们所经历的。”然而,至少有一点黄志强十分清楚,每一次善举,都给胡瑞芝带来快乐,让这位91岁的老人变得积极乐观。因此,如果无法真正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至少我们可以尊重他们的选择。

  “我的母亲,是一个可以借着月光读书看报的人,因为开灯费电。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常说要把钱留给最需要的人”。可是,在母亲心中,黄志强永远不是那个最需要的人。

  你一笔,我一笔,我要比你多捐一点,“爱心大比拼”就这样在宁波市军休二中心成为mg电子游戏网址的秘密。成立两年,宁波市军休二中心成功创建“银发生辉”公益互助军休品牌,组织红色藏品书画展暨爱心义卖会等系列活动,完成疫情捐款21万余元、慈善一日捐10万余元,这群“葛朗台”,在一次次慷慨捐助的过程中享受着、传递着“给予”的快乐,并由此让他们的晚年有了新的生活目标。


  (文/周慧红 王斐然)